Skip to content

被陌生人强行拖入车内,结婚后,她才发现老公竟是那晚…


  窗外谧静,夜色迷茫,远处暖黄的路灯,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

 

  俞静雅手里拿着一本书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生命像流水,这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再不开心也没用。”

 

  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

 

  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小时,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她早已经司空见惯。

 

  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失败,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嚼赌的父亲,极端的母亲,附带一个不争气的弟弟……

 

  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她也不是没有幻想的,当然幻想和期待是两回事,她幻想的不是多么纯粹的爱情,她幻想的只是可以脱离这种无休止争吵的环境。

 

  麻木的起身,她走了出去,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砰一声带上房门,

 

  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

 

  沿着面前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走到一棵凤凰树下,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把整个城市照得红彤彤。

 

       “啊……”

 

  寂静的四周,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她疑惑的四处打量,在百米外的地方,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看不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好奇心的驱使,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即使周围一片漆黑,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只是……

 

  他好像很痛苦,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在月光的照射上,闪着莹莹的光芒。

 

       “先生,你怎么了?”

 

  透着车窗,她探头轻声询问,心里估摸这个人是不是什么疾病发作,比如,阑尾炎,心脏病,高血压,心肌梗塞……

 

       “帮帮我……”陌生男人深邃的双眼紧紧凝向她,脸上的表情愈发痛苦。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她怎么帮,但她还是同情心泛滥的点了头:“好,怎么帮?”

 

       “进来!”他的声音仍然很粗重,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呈直线下滑,看着他如此痛苦,俞静雅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先生,是要我帮你把药找出来,还是帮你打电话联系家人?”

 

  她迅速抽出纸巾,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指尖刚一触碰他火一样的脸颊,他立马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车座上……

 

       “你干什么 放开我!!”震惊之余,俞静雅脑中轰的犹如炸开般,瞬间一片空白!

 

  男人像是没听到般,不管她怎么抗拒和推搡,都无法阻止他撕扯她衣服的双手,眼看清白不保,她拼命的大喊:“救命……”

 

  那一声救命刚溢出口,男人炽热的唇就压了上来,他紧紧的按住俞静雅的双手,像一头被囚禁的野兽,不管她是不是泪流满面!

 

  终于挣扎到筋疲力尽,男人移开唇,俯身在她耳边重重的说:“不要喊,我被人下了药,你帮我,要什么我都给你!”

 

       “唔……”

 

  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

 

  四周再次恢复了最初的宁静,男人在黑暗中愧疚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你想要什么补偿?”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了他脸上,俞静雅迅速穿好衣服奔向茫茫夜色中。

 

  身后隐隐传来男人的呐喊:“对不起,我叫叶北城……”

 

  叶北城,俞静雅记住这个名字了。

 

  回了家,战争终于停止,满屋一片狼籍,母亲宋秋莲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见她推门而入,把头一撇视线移向了别处。

 

  默默的走向自己房间,正欲关门之时,宋秋莲歇斯底的吼了一声:“俞静雅,你眼瞎了是不是?没看到你妈伤心欲绝吗?你都不知道来安慰一下的吗??!”

 

  她在心里冷笑,你难过的时候就怪我没看到,那我心里的难过,你又知道多少?

 

  砰一声,她关上了房门,干脆,利落。

 

       “俞静雅,早知道这样当初生下你的时候就该把你掐死!”

 

  这句话,她听了二十几年,麻木了。

 

       “长的人模人样的,二十八岁了还嫁不出去,也不知道反省反省!”

 

  该反省的人难道是她吗?别人都是怎么议论的——

 

       “不管是娶老婆也好,找媳妇也好,千万不要选上俞家的女儿,有其母必有其女,瞧她妈是什么人那俞静雅能好到哪儿去?到时候不把夫家弄的鸡飞狗跳才怪!”

 

       ……

 

  去年相亲好不容易相了一个能凑合的对象,结果人家男方第一次到她家,就遇到了她母亲拿把菜刀把她父亲追的满小区跑,自然而然的,人家男方看到这个情况,跑的比她父亲还要快……

 

       “都说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你都不如晚成一半贴心!!”宋秋莲继续在客厅里咆哮,呵……

 

  俞静雅更觉得可笑了,她的弟弟,母亲的宝贝儿子,大器晚成的俞晚成,除了嫖暂时还不会,吃喝嫖赌占了三样,他是贴心啊,整天伸手要钱那不贴心能要到钱吗?

 

  可是她有跟家里要过一分钱吗?大学四年,靠自己勤工俭学撑到毕业,工作后,赚的钱还不够家里瓜分,即使再怎么生活的辛苦也没有关系,至少让她感受到一点爱或一点温暖都好,结果呢?没有,除了永不停歇的战争,什么也没有!

 

  床上的手机响了,是好友尹沫打来的,努力平复了情绪,她按了接听——

 

       “静雅,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蓦然把视线瞥向墙壁的日历,哦,原来今天是她生日……

 

       “谢谢你,尹沫。”俞静雅由衷的感谢,心里一阵安慰,至少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日子。

 

       “许的什么生日愿望?说来听听!”

 

  她和尹沫认识了近十年,彼此是没有秘密的,即使别人说生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她俩还是为了满足对方的好奇心,心甘情愿的接受不灵的后果。

 

       “快说呀,我等着呢。”尹沫迫切的想知道。

 

  俞静雅笑笑,脱口而出:“如果有个男人愿意娶我,没有爱情,我也愿意。”

 

       ……

 

  清晨的阳光慵懒的照射在海面上,蔚蓝的天空偶尔传来几声海鸥的嘶鸣。

 

  沿海而建的欧式建筑充满异域风情,在一幢欧式别墅门前,停着一辆迈巴赫,车轮处沾着些许的污泥,把车子本身的价值以及周遭优雅的环境衬托的格格不入。

 

  别墅内,“哗哗”的水声顺着莲蓬花洒流出来,叶北城精壮的身躯溅满了水珠,他习惯性早上出门前洗个澡,习惯在洗澡的时候想一些昨天发生过的事。

 

  昨天……

 

  想到昨天,他英俊的浓眉紧紧并拢,那个该死的何柔,竟然在他的酒水里放了西班牙海豹粉!

 

  拒说那是世界上最猛的催情药,只要男人吃了它,除非和彻底拥有女人才能解去药效,否则必然饥渴难耐,爆体而亡。

 

  何柔以为用了这样的手段,就能从此缠住他,继而获得她想要得到的一切,可惜她千算万算,没算到他叶北城宁肯爆体而亡,也不肯碰她丝毫……

 

  砰,一拳砸在了墙壁上,这个该死的女人,他一定让她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关上水龙头,拽过一条白色浴巾,随意裹在腰间,他徒步出了浴室。

 

  换上精致的西装,叶北城气宇轩昂的拿着车钥匙走了出去,十点还要跟美国DB公司签订融资的合约,对于有时间观念的他来说,迟到是很不礼貌的。

 

  打开车门坐进去,蓦然间,副座上的一小块鲜血让他愣住了,经过一夜的风吹,如同一朵干涸的罂粟花,刺进了他的双眸。

 

  他这才想起另一个女人,那个等于救了他命的女人,在药效发挥最强烈的时候,在他最难受的时候,被他强行……可他却连她长什么样都已经没印象,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她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叶北城以为,如果是一个清白的女人,不会只是甩一巴掌那么简单,所以他没有放在心里。

 

  可此刻,这朵干涸的罂粟,已经无情的证实,那个女人不是不清白,而是被他……毁了清白!

 

  眉头轻蹩,他瞧见一个东西,俯身捡起来一看,是一条普通的手链,一根细细的红绳串着三颗陶瓷珠,每颗上面刻着一个字,分别是俞—静—雅。

 

  手指轻叩方向盘,“俞静雅……”回味昨晚那一巴掌,他的嘴角溢出一抹极浅的笑意。

 

  叶氏集团门前,站着一位焦急等待的人,叶北城的车刚一停下,他立马上前拉开车门紧急汇报:

 

       “叶总,老爷子听说你不顾他的阻拦收购了百利,一气之下血压上升,声明要和您断绝关系!还有我们后天要投标的那块地,底价昨晚被人泄露了出去,还有……”

 

  李特助的话还未说完,叶北城忽尔停下脚步,转头命令他:“李达,去查一下襄阳市有没有一个叫俞静雅的女人。”

 

  专用电梯的门无情合上,被关在门外的李达目瞪口呆,吁唏不止:“这都什么时候了,火烧屁股了,竟然还有心思让他去查女人……”

 

  翌日,办事效率一向极高的李达出现在叶北城的办公室。

 

       “叶总,您昨天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查了,襄阳市一共有十八位名叫俞静雅的女人,不知您要找的是哪一位?除了名字外,还有没有其它什么特征?比如职业、年龄、家庭状况?

 

  叶北城抬起慵懒的双眸,随手抓起就近的一份文件,啪一下砸向了李达……

 

       “你小子是觉得特助做的太枯燥,想被下调到民南的工厂了是吧?我要是什么都知道,你说还要你做什么?”

 

  无可否认,叶北城的这句话,惊得李达出了一身冷汗,想当年他就是在民南的工厂卖了五年的命,才走了狗屎运被叶北城提携成了高级助理,走的时候那叫一个风光,如今要是再被贬回去,还不如赐他三尺白绫死得光荣!

 

       “叶总,我马上再去查,这次保证你满意!”李达胸脯一拍,转身疾步往外走。

 

       “等一下。”叶北城叫住了他:“你缩小一下范围,她应该是住在金水区附近。”

 

  金水区,初次邂逅的地方,也是目前唯一的线索……

 

  傍晚的夕阳美得醉人,橘红的颜色,半隐在远处苍白的天水一色间。

 

  俞静雅百无聊赖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快要走到家门口时,远远的就听到她家又爆发出了世界大战的声音,摔碗,砸锅,数年如一日的动作。

 

  她停下脚步无奈的叹息,要不了两天,又会跟她要钱置办厨具,然后再过不了两天,又是砸个精光,如此反复不变的生活,对她来说,真的是受够了!

 

  扭转脚步,今晚去哪里都可以,就是不想再回家。

 

  打了个电话给尹沫,不需要说原因,十五分钟后,尹沫出现在她面前。

 

       “静雅,今晚怎么安排?”多年的闺蜜关系,她对俞静雅的处境一清二楚。

 

       “我们先去喝点酒,然后去看电影。”

 

  俞静雅拉着她的手,走进了附近一家特色小吃。

 

  整整一个小时,她俩喝光了七瓶啤酒,然后在饭馆老板惊诧的目光下潇洒离去。

 

  去电影院的路上,内心倍受煎熬的俞静雅,终于郑重的对身边的好友说:“沐沐,我失了身……”

 

  正忙着用手机玩微信的尹沫,差点没被一口唾沫呛死,她震惊的扭过头:“你说什么?失了身?”

 

       “恩。”她郁闷的点头。

 

       “什么状况?交男朋友了?可是我都没听说你有男人,怎么速度这么快?”

 

  好友的话无疑是雪上加霜,烦燥的揉了揉长发,她懊恼的说:“谁知道他是谁!”

 

  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谈,尹沫震惊了,她摸了摸俞静雅的额头,担忧的说:“你没病吧?你都跟人家睡了,难道你不知道人家是谁?”

 

       “我又不是自愿的……”想起莫名丢失的清白,她颓废的蹲在了地上。

 

  气氛瞬间凝聚,如同一个世纪的漫长,接着犹如火山爆发:“俞静雅!难道你被人强暴了吗?!”

 

  被人强暴了吗?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这本不该发生在她人生中的失误,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流光溢彩的夜晚,随处可闻繁弦急管之声,一条繁华的马路,通往的是电影院的方向。

 

       “静雅,你怎么变得这么弱智,他说他被人下了药,你就相信了?”

 

  刚刚听完详细过程的尹沫,一副很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你要我怎么办?哭着让他娶我吗?”

 

       “就是应该这样啊!”

 

  俞静雅没好气的苦笑:“我不是那样的人,你知道的。”她倔强的眼神扫向远方,就算不渴望爱情,也不需要施舍来的婚姻!

 

       “那你也不能就那样算了啊,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算了的人不是吗?”

 

  面对好友的质问,她点头:“是,我不是那么容易算了的人。”

 

       “那是为什么?”

 

       “心情不好。”

 

       “就这么简单?”

 

       “恩。”

 

       “……”

 

  尹沫无奈的凝视着她,深深的凝视,这是一个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感到挫折,即使再不开心,只要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可以忘记所有烦恼的女子,俞静雅。

 

  在她看来,生活最令人难以承受的重量,永远不是千斤重担,而是那些微不可计却不绝而来的纷扰。

 

       “你等我一下,我去买几瓶罐啤。”

 

       “不是才喝过吗?”她疑惑的抬头。

 

       “庆祝一下。”

 

       “什么?”

 

       “你失了身!”

 

       “……”

 

  尹沫说完真的跑去了附近的便利店,这就是死党,可以安慰你,也可以损你。

 

  俞静雅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一只猫从她脚边窜了过去,慵懒的躺在马路中间。

 

       “别睡在那里,会有危险的……”她冲着那只猫大喊。

 

  猫怎么能听的懂人话?无奈的叹息,她起身走了过去。

 

  抱起地上的猫,腰还没来得及挺直,一辆飞驰而来的迈巴赫毫不留情的撞了过来,尽管已经紧急刹车,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将她推倒了三米以外。

 

  车里的人迅速奔过来:“小姐,伤到哪没有?”

 

  很磁性的嗓音,带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俞静雅挣扎着爬起来,刚想出声,已经有人抢先一步:“静雅——”

 

  尹沫慌乱的扔下手里的罐啤,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我怎么才离开几分钟,你就想不开了?!”

 

       “不是,是我没看清她蹲在这里。”磁性的嗓音替她解释,俞静雅突然觉得,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她转了个身,想看清是谁这么没长眼,视线相交的一刹那,两个人都惊呆了……

 

       “是你?”

 

       “是你!”

 

       “你们认识?”尹沫惊喜的插了一句。

 

  眼前这个男人啊,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还有这辆车,一看就是名牌货,标准的高富帅啊高富帅!!

 

       “俞-静-雅?”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叶北城。

 

  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这个男人知道她的名字,下一秒她忍无可忍的咆哮:“为什么我每次遇到你都这么倒霉?你是扫把星吗?!”

 

  这个世界很大,可是这个城市也并不小,为什么,却还是遇见了……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精彩序章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养生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