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偏头痛的中国男人是弱势群体


躲避开可恶的白昼强光的照射

她的脾在幽思的床上

发出不绝的叹息

疼在她的体侧

偏头痛在她的脑袋里

                      –蒲柏

不出意外的话,偏头痛是一种女性疾病。75%的偏头痛患者是女性。偏头痛与痛经一起,掌管着女人上体和下体最尖锐的神经中枢。痛经是子宫的偏头痛,偏头痛是头颅的痛经。

西方的神经病学家和精神分析专家发现,偏头痛不仅是一场身体事件,更可能是情感性或象征性的事件。它体现了病人身体的某些状态与其内心状态的象征性吻合,是一种“身心疾病”,是精神的生理反应。这一发现本身就像一场神秘的偏头痛。

患艾滋病癫痫病阑尾炎前列腺炎的男人很多,特别是痔疮患者更多(十男九痔),但患偏头痛的男人却很少,死于偏头痛的男人更少,死于偏头痛的中国男人,简直称得上稀有品种了。在中国的著名男人中,饱受偏头痛折磨的,大家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想起的,首先就是林彪。这个男人据说晚年被偏头痛折磨得奄奄一息,偏头痛发作的时候,要由一个警卫开摩托拖着,冲到旷野上一圈圈狂奔。偏头痛通过一个男人针尖般的背影,发出经久不息的超声波般的尖叫。卡尔·马克思说得好:“解除精神折磨的惟一手段就是肉体的疾病。”所以,千万不要试图强行终止这种疼痛。

被誉为“脑神经文学家”的奥利弗·萨克斯在《偏头痛》一书中指出,偏头痛主要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常见偏头痛,症状主要表现为易犯恶心、呕吐,患者多为女性;第二种是传统偏头痛,类似于癫痫发作,症状为视野扭曲,出现幻视,患者大部分为青年(男女各半);第三种叫“偏头痛性神经痛”,又称阵发性头痛,主要表现为一连串的小痛,是疼痛程度最强烈的一种。

偏头痛一般都会伴随着不同程度的人格分裂,其最大特征是同时表现为狂躁症和忧郁症交替发作。狂躁症是一种攻击型的情感和人格,忧郁症则是一种压抑型的情感和人格。中国传统男性人格,主要是依靠儒家来调和这两种精神病态,再让道家在生理学上进行补充性调养。偏头痛是调和失败的结果。所以,中国的偏头痛男人,常常会引发一场巨大的“历史偏头痛”。

林彪最亲密的病友是曹操。根据症状分析,林彪的偏头痛应该是“传统偏头痛”,曹操的偏头痛更可怕,接近“偏头痛性神经痛”。65岁那一年,就在功业达到巅峰时,最可怕的一场偏头痛和春天一起降临了。一个叫华佗的屠夫在磨刀,梦想锯开他的头颅。他杀了华佗,然后义无反顾地死于偏头痛。

曹操是分裂得最完美的中国男人。偏头痛不发作的时候曹操很充实,主要症状是打打仗,杀杀人,撒一些低成本的谎(三天的粮草变成一年),猎一些高成本的艳(为二乔打东吴,向朋友的漂亮老婆求欢)。偏头痛发作的时候曹操很虚无,主要症状是做一些比现实更真实的恶梦(杀杨修),写一些比诗更悲凉的诗(“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哭几场撕心裂肺的哭(想美男关羽,回忆童年被寄养改姓的血泪史)。毛宗岗发现,曹操“哭笑不类常人”,经常在该笑的时候哭,该哭的时候笑,被困华容道“仰天长笑”,关羽放行之后反倒大哭一场。与曹操相比,刘备永远是在该哭的时候及时哭,该笑的时候也不笑。所以刘备永远不会犯偏头痛。所以刘备不崩溃。所以刘备宋江之类代表了最主流最正统的中国男人。作为一种集体性格的化身,这种“正常”,以集体的名义,将所有存在的东西一分为二:正常的,不正常的。被认为“不正常”,就意味着面临被集体排除(或放逐到边缘)的危险。

偏头痛的男人是中国男人中的弱势群体,所以他们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不择手段伪装成强势群体。暴力与写诗的冲突,是偏头痛男人的病根。它们就像两种类型的偏头痛,在他们空洞的头颅里交替发作。他们通过杀人来杀人,顺便把暴力变成诗,然后通过写诗杀死自己,顺便用痉挛的小手拭去暴力的气味。他们是中国历史和现实中最无所畏惧的男人,正是恐惧使他们变得无所畏惧。然而,总有一种暗疾,像烟雾一样从他们的裤裆里袅袅上升。他们在梦中用惊恐的笔,一遍遍书写着自己的病历,一遍遍锯开自己的头颅。

(摘自《戴面膜的女幽灵》,重庆大学出版社,2012年)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我们,欢迎转发!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养生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