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她没钱没演技,却因为傍上了他,在娱乐圈里横行霸道


  女明星守则第一条:不管你是大红大紫,还是大黑大绿,有没有拿得出的代表作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一次暴露在人前的时候,必须要漂亮!只要漂亮!

  故事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现在是晚上十点钟。

  一辆灰扑扑的大众夏朗停在B市最贵的夜店Regal Club大门口的百米之外。

  车子侧门被拉开的时候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充分显示了这辆二手商务车到底有多破!

  辛辽辽踩着八公分的黑色高跟鞋从车里下来的时候硬是摆出了老娘是从劳斯莱斯豪华房车里走出来的架势。

  “把你的羽绒服给脱了!”

  辛辽辽正要离开,车里传出一道严厉的声音,同时,一只手也伸了出来。

  “外面只有零下五度。”辛辽辽回头抗议:“衣服我进去之后自然会把脱掉的。”

  吴美丽探出半个脑袋,她自己把自己包的相当的严实,恨不得就露两个眼睛,因为即便是在车内,暖气也是不足的。

  她扫了辛辽辽一眼,讥讽的说道:“那你是打算拎着你这件破羽绒服走进Regal Club?辛辽辽,你别忘了你今天晚上是来干什么的!”

  辛辽辽撇撇嘴,尽管露在羽绒服下那两条白花花的腿已经快冻成两条冰棍了,可她还是十分听话的把裹在外面的羽绒服给脱掉了。

  吴美丽还算满意的看了看现在的辛辽辽,最后提醒道:“弄弄你的头发,别把耳机给露出来,进去之后一切听我的指挥!”

  纯粹做个花瓶都不知道怎么做,白长了这么一张颠倒众生的脸了!

  吴美丽心里叹气。

  辛辽辽对着吴美丽连连点头,像小鸡啄米一般,温顺胆小的令人发指!可一转身,她踩着高跟鞋朝Regal Club走去的样子,简直像在走戛纳红毯,霸气又妖娆。

  吴美丽刷的一声就把车门给关上了。

  一百米的距离,辛辽辽足足走了五分多钟,其实她还可以更快一点,不过那样子走就不好看了。

  状似优雅的穿过旋转的大门,室内的暖风铺面而来,辛辽辽终于有种自己被解冻了感觉,她下意识的刚要想去跺两下脚,耳机里吴美丽的声音就已经十分清晰的敲打着她的耳膜:“别想着跺脚取暖,辛辽辽,先去找个卫生间给我钻进去!”

  辛辽辽四处看了看,动作倒是十分优美的,毕竟长了这么一张脸,还有这样一副身架,想不漂亮都困难。

  不过电话那头的吴美丽似乎已经看到了辛辽辽找洗手间那副二货样子,她直接说道:“左手边那道走廊,右拐尽头。”

  辛辽辽心里算着到底哪边是左?脚下已经移动,样子倒是显得驾轻熟路的,直接就去了。

  确定了卫生间里没有一个人,辛辽辽连忙把门反手锁上,整个人精气神就塌了一半,她两只手撑在洗手台上看镜子里的自己,语气戚戚,询问着吴美丽:“现在怎么弄?”

  吴美丽已经习惯了辛辽辽在她面前的各种怂样,她闭着眼睛就能指导她怎么朝狐狸精的道路上折腾自己:“先看看自己的胸贴,给我好好的挤挤,挤成‘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效果再跟我说话。”

  辛辽辽身上穿的是一件深V的小黑裙,前后都深的那种,尤其是后背,深到什么程度呢?腰线在哪儿,那条缝就能给开到哪儿。

  所以她今天里面穿的是件隐形的BAR,后面没有肩带,可一点也不影响前面挤出来的效果。

  正面照过之后,辛辽辽侧身又看了一下,确定已经有了吴美丽说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这才敢开口说话:“好了。”

  “整理一下你的裙子,前面裹的稍微严实点,后面稍微露一点,弄好之后你微微弯下腰看看效果。”

  辛辽辽照做,最后对着洗手台的镜子微微弯了下身子,这件裙子虽然是某大牌的仿版货,但也要看是什么人给穿在身上了,辛辽辽的身材很好,套句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妥妥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上围丰满圆滚胸线漂亮,裹紧的V领当然是极致诱惑……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严谨里的荡|艳最大程度的呼啸而至,却偏偏让你又什么都看不到。

  辛辽辽下意识的咬了下唇,吴美丽怎么就能知道这么多?

  “效果不错。”辛辽辽只能这样回答。

  吴美丽心中了然,依旧是闭着眼睛:“你刚才咬唇了吧?口红淡了,你的手包里放着红色的口红,要涂艳。”

  “嗯。”辛辽辽把口红拿出来,倾身对着镜子开始描唇:“要红的吓人那种吗?”

  吴美丽扶额,阴森森的说:“是红的迷人!”

  在辛辽辽的心里,她分不清楚这种颜色的口红到底要涂到什么程度才是迷人和吓人的区别,不过她还是知道镜子里的自己到底好看还是不好看的,觉得差不多了,她收起唇膏,轻轻的说道:“好了。”

  吴美丽继续说:“整理下你的头发,一侧放下,一侧别在耳后,这个不用我教你放哪边了吧!”

  辛辽辽知道,放下的那边肯定是带着耳机的这边,如果不是因为带着耳机,吴美丽肯定要她把整张脸都给露出来。

  因为辛辽辽的脸型很美!

  美到属于那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能驾驭各种发型,甚至连每个整容医生那儿都挂着她那张脸来做样板的。

  不过辛辽辽这张脸是天生的。

  吴美丽这次不用辛辽辽说就知道她已经弄好了:“你包里放着烟,拿出来一根吊在指尖,走出去,吧台从左边数第三个,辛辽辽,你给弄清楚到底哪边是左边!这部戏你要是再上不了,我就让你去演王导那部宫斗剧里的小丫鬟!”

  辛辽辽心里抖了抖,连忙掏出吴美丽准备好的烟,十分浪荡的吊在指尖,等她走出卫生间这扇门的时候,一个天生的狐狸精横空出世了!

  吧台就在眼前,辛辽辽完全分不清左边从哪儿数起,右边从哪儿数起,不过很快的,她发现自己不用分了,因为一边的第三个位置是空的,这边倒是坐了一个人。

  暗自的深吸了一口气,辛辽辽步步生莲的直接走了过去。

  细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声音又轻又脆,夜店里没有一个人的目光不是落在辛辽辽身上的,她鞋子发出的声音更像是敲在每个男人的心里。

  “先生,借个火。”辛辽辽开口了。

  同时,耳机里吴美丽的声音压的极低的传了过来:注意,眼睛不要看他,却要每根汗毛都要感知得到他对你透视般的注视。

  辛辽辽不知道吴美丽说的那种汗毛的感知是什么感觉,她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成功被吴美丽渲染得紧张到每根汗毛都紧张的竖起来了。

  男人半转过了身,目光下沉那一刻瞬间变得深沉。

  火机就在他的掌间把玩,富有质感的方块金属在男人的指尖转了两圈之后稳稳的被捏住,‘叮’的一声脆响,簇蓝的火光冒出。

  辛辽辽的腰身又下沉了几分,男人的唇角露出玩味的笑容。

  “谢谢。”辛辽辽起身,烟雾自唇角蔓延而出,这才将目光落在男人的脸上。

  心里一突,辛辽辽对上这张脸的时候差点没破功!

  “多大了你?”男人勾唇一笑,问的直接,声音沉稳,质感清冽。

  他本就生了一张极为妖孽的脸,如今坏笑起来,漫不经心的姿态带着恣意妄为的痞意,更显得妖艳起来,让旁人看了,不禁沉沦其中。

  辛辽辽半眯着眼睛,烟蒂咬在唇角,伸手比了个‘二’,心里暗自琢磨,吴美丽给她看过的照片……嗯,照片和本人似乎有很大的出入。

  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深:“看起来不像。”

  辛辽辽眼睛微瞪:“哪里不像?”

  说着,还微微动了下身子,特意挺了挺傲人的部位,表示自己真的已经就是这个年纪了。

  吴美丽咬牙:辛辽辽你这个二货!

  辛辽辽呼吸一窒,面上不动声色,又慢慢的将身体调回了原状。

  男人像是没有发现辛辽辽的这点小动作,直接回答道:“身体够了,眼睛不太像。”

  太单纯。

  辛辽辽十分老道的磕了磕指尖的烟灰,修长白皙的手指,指甲未染任何的色彩,灯光下折射出粉.嫩的光泽,笑容爽朗:“这还好,要是反过来可就不好了。”

  吴美丽提醒辛辽辽:往电影上扯,他最近投资了三部,但凡能让你上一部,哪怕是个女三,你也算进电影圈了!

  辛辽辽又想去咬唇,可一想到吴美丽所谓的‘迷人’,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你一个人?”男人看着辛辽辽,她的身边没有任何同伴的迹象,语气却是疑问的。

  辛辽辽微微偏头,自然的坐在了男人的身边,道:“不,现在是两个了。”

  男人的手放在台面上轻叩了两下:“两杯Dom Pérignon。”

  侍者拿出两只郁金香型的香槟杯,开了酒注入八分满。

  淡金色的液体在晶莹剔透的杯子里冒出细腻的气泡。

  “96年的香槟。”男人执起酒杯。

  辛辽辽伸手,指尖刚碰到酒杯,耳机里吴美丽已经开始叫嚣:“辛辽辽你这个蠢货,你现在到底和谁在搭讪?李总已经搂着米雪儿上车走了!你给我滚出来,现在!马上!”

  “啊!”辛辽辽尖叫,狐狸精的模样荡然无存。

  郁金香形状的水晶杯被打翻,吧台的台面是石英石的,杯子很轻易的便碎裂开来,香槟洒出,玻璃碎片片片都折射出头顶水晶灯的光芒,映照在辛辽辽呈现出惧怕神色的脸蛋上,倒是让人生出了怜惜的意味。

  吴美丽的叫嚣还在耳边,辛辽辽慌乱的站了起来,她怕的不是不能成功见到李总失去角色,她怕的是吴美丽。

  顾不上和这个男人再多说一句话,辛辽辽转身就要离开。

  男人的手却拽上了辛辽辽的手腕:“一个好女人要懂得把握分寸,纵的过了可不好。”

  辛辽辽这才想起来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一号人,她头也不回的说道:“对不起,找错人了。”

  男人在听到辛辽辽那句‘找错人’的时候微微怔了一下,也就是这么一下,拉住辛辽辽的手却收的更紧了。

  辛辽辽看向自己的手腕,对方的力道大的让自己根本就无法抽身。

  他的手很漂亮,指节修长如玉竹一般,见辛辽辽停住,他的力道稍微松了一些,指腹开始摩挲她白皙纤细的手腕,手法挑逗至极。

  “我刚才说了,纵的过了可不好。”男人的嗓音透着他独有的磁性,蛊惑力十足。

  辛辽辽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他,一身纯黑色的手工西服,穿相并不显得正派,里面的纯色衬衣随意敞开两颗扣子。

  她的目光微沉,不经意的瞥过男人敞在外的锁骨上,牵动步伐,辛辽辽稍微靠近了他一些,便能隐约的看到他的锁骨上竟留着一排还未来得及消去的齿痕。

  辛辽辽心底嗤笑,身子却离他更近了一些,一双眼睛眨了一下,反问了句:“如果我就是要纵的过了呢?”

  皮肤真好,白皙滑腻,触感也一定很好。

  男人漂亮的眼睛染上了些许的笑意,连语气里也带上了那么一点的纵容:“也挺好。”

  他动了动身子挨辛辽辽更近一些,单手便将她挤向了吧台,修长有力的手臂搭在她的肩上,薄唇甚至挨到了她的颈边:“我允许你这有这点小脾气。”

  “哈!”辛辽辽忍不住轻笑,斑斓的灯光在她的眸内,微微偏头,唇色潋滟:“你允许?先生,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找错人了,你以为你自己很吸引人?”

  与此同时,辛辽辽猛的抬脚,她那足足有八公分的尖锐鞋跟就毫不留情的踩在了男人的脚背上!

  男人吃痛,忍不住弯腰低咒一声。

  辛辽辽动作利落的抽出自己的手,推开对方,一路小跑而去,什么妩媚妖娆统统当然无存。

  等他直起腰的时候,女人的背影已经到了门口,消失在旋转门的尽头。

  该死的女人!

  更该死的,他居然连名字都没有问出来,还被踹了一脚!

  收回目光,男人有些愤然的端起酒杯,慜了一口。

  “慕少,楼上已经安排好了,您要不要过去?还有,那个李总带着一个小明星走了。”

  慕流夜放下酒杯,头也没偏一下,说道:“不用了。”

  他想到了刚才那个女人说的那句……你以为你自己很吸引人?

  慕流夜突然偏头,目光直接的看着自己的助理,摸着下巴道:“小华,你觉得我长的怎么样?”

  小华结巴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慕少,我是直的。”

  …………

  这边辛辽辽哆哆嗦嗦的上了车,果不其然对上吴美丽足以杀人的眼神。

  “辛辽辽,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连米雪儿那样的货色都可以成功引起李总的注意,真是白瞎了这张脸!”吴美丽伸手,指尖恨不得把辛辽辽的额头戳破:“还有,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

  辛辽辽的头越来越低,呐呐的说了句:“我找错人了。”

  吴美丽叹气:“你说你到底还能干什么?!”

  回去的路上,吴美丽开始给辛辽辽联系小丫鬟这个角色。

  车上的人都习惯了,他们看到的模式就是这样,辛辽辽唯一惧怕的人就是吴美丽。

  有人说这是因为是吴美丽把辛辽辽给带出道的。

  辛辽辽十七岁出道,靠是一个口香糖的广告。一大群人里就属她长的扎眼,虽然不是广告主角,却被吴美丽一眼看中,从而踏入了这个圈子。

  没多时,车子便稳稳的停在辛辽辽家门外。

  房子是租的,老旧小区隔开租出的房子,没有电梯,五十平米连厨房带卫生间,放了床和衣柜之后,连个转身的空地都没有了。

  吴美丽坐在车里,对辛辽辽说道:“我就不进去了,记得明天自己去影视城跟王导报到,你的戏份不多,大概只有三集。”

  辛辽辽连忙点头,迅速的拉门下车,麻溜的跑了。

  在圈子里混了三年,辛辽辽如今的生活严格说起来其实苦逼的狠,因为每天工作量少,公司连个助理都没有给她安排。

  影视城在郊区,辛辽辽跟大部分上班族一样挤公交车过去。

  找到剧组的时候正好十点。

  王导看到辛辽辽只是点了下头,就让她过去了。

  辛辽辽对于各种打酱油的角色已经驾轻就熟,她知道自己上哪儿去换衣服,留给她的那套照旧是丫鬟服里最丑的那个,原本粉紫的颜色因为太过陈旧的关系已经看不出一点鲜艳来,化妆师很忙,辛辽辽按部就班的等着。

  终于等到最后一个,化妆师才开始动辛辽辽这张脸、

  完事儿之后,辛辽辽连镜子都懒得照一下,只是抬头微笑说谢谢,她当然知道自己的脸比刚才暗了不止一个颜色,眉毛和眼睛也快被化的挤到一起去了,更别提头上压着这朵大黄花。

  她更明白,整个剧组不仅是化妆师针对她,而根本就是全部都针对她!

  谁让她好死不死刚出道就得罪了原本就家世一流,如今已经贵为一线明星的朱琳了呢!

  各就各位好大一会儿,扮演女一号甘薇薇才施施然走了出来,精致的妆容,华美的戏服,再加上绝对主角的光环笼罩,瞬间艳压群芳。

  辛辽辽跟着大家开始站位,她是丫鬟甲乙丙丁里的那个丁,连排位都在最后面,这场戏她有一句台词,就是经典的‘奴婢该死’然后就一直跪着就行了。

  这一跪就足足跪了半个小时。

  等辛辽辽站起来的时候,就可以去领盒饭了。

  ‘CUT!’

  终于搞定,辛辽辽一边揉着酸疼的膝盖,一边随着人流慢悠悠的往前移动着准备接盒饭,正好轮到辛辽辽的时候,有人在身后推了她一把,后面吆喝着:“让让,让让……”

  众人连忙让出一条道来,看过去,原来是导演带着甘薇薇和冯诺远过来了。风诺远是这部戏的男一号,当红炸子鸡,男神级别的人物。

  这中间还簇拥着一个人。

  眼亮的发现,不远处停了一辆车,阿斯丁马顿的One-77,全球限量77台!放眼全国也就只有五台这样的车,真正的顶级豪车。

  辛辽辽手快的把盒饭捏在手里,可导演已经过来了,没人给她菜她就被挤到了一边。

  导演笑呵呵的说道:“慕先生,今天赶进度,让您陪着大伙儿一起吃盒饭了。”

  说着,导演亲自拿了一盒递了出去。

  有助理上前,替慕流夜接过。

  慕流夜微微点了下头,说:“你们先吃饭吧,我到处看看。”

  然后转身离开了。

  甘薇薇盯着慕流夜的背影,本想跟去的,却被导演给拦住了。

  辛辽辽窝在一个背风的角落里吃饭,心情当然是不爽的,因为只有白饭!

  正扒拉着饭呢,一个装满菜的饭盒就伸到了眼前。

  辛辽辽抬头,对上一双漂亮的眸子。

  “给你。”

  辛辽辽连连点头:“谢谢。”

  除了这两个字,一句废话都没有,辛辽辽的筷子丝毫不客气的就伸过去夹菜了。

  慕流夜有些抑郁了,他十分怀疑,窝在墙角这个穿着灰扑扑戏服画着丑的都不能再丑妆容的女人,到底是不是昨天在夜店里挑.逗自己的那个女人。

  如果换做别人慕流夜估计会没有认出来,不过谁让这个女人昨天留给自己的印象太过鲜明呢!

  导致慕流夜今天一看到辛辽辽这张脸,自己的脚面竟然还能泛起一股生疼!

  而辛辽辽,丝毫没有自觉,自己不但投资人的菜给吃了,而且,就在昨天,她还狠狠的踩了这个投资人一脚!

  “好吃吗?”慕流夜出声。

  辛辽辽这才知道对方还站在这儿,她头也没抬,应付了句:“还行。”

  慕流夜看着辛辽辽的目光变得复杂了起来,对于像他这样的人来说,连续两天,在不同的地方遇到同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都是一副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这种情况……实在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慕流夜并不认为这是什么所谓的巧合,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一种手段!

  将辛辽辽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慕流夜嗤了一声,口吻随意而淡然:“你的名字?”

  辛辽辽的筷子顿了一下,依旧没有抬头,这次,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了。

  因为,她及其听不惯这个男人用这种近乎于施舍的态度来问她话。

  等待了片刻,慕流夜眼睁睁的看着辛辽辽把手里的饭给吃了个快底朝天也没有想搭理自己的意思。

  呵!

  慕流夜心里轻笑,他不可否认,这个女孩的手段虽然用了十分老套的欲擒故纵,但他还是受用了!

  或许,真正让他受用的是她这张脸!

  饶是见过许多美人的慕流夜也无法否认,辛辽辽真的很漂亮!

  既然她想继续,慕流夜也不介意就这么陪着她演下去。

  “你是群演?”慕流夜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辛辽辽。

  辛辽辽一直在低头吃东西,她根本就没空回答这个男人问题,不过下意识的还是摇了摇头。

  “演员?”慕流夜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玩味。

  辛辽辽又点头。

  “那混的可真够惨的。”慕流夜打趣,他问了一句:“想不想红?”

  想接近他的女人无非两种,一种要钱,不过更多的却是后者。因为他的身份,但凡是他愿意捧的人,最终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名利双收!

  在慕流夜看来,辛辽辽明显的是属于后者。

  所以,慕流夜看在辛辽辽这张脸的关系,很是自动自发的问了她她想要的东西,演戏什么的一向不否和自己的喜好,相对而言,他更喜欢看戏!

  终于,辛辽辽抬起了头,这是她第一次正眼看慕流夜,接着便说了一句足以让慕流夜吐血的话来:“你谁啊?好像我跟你说我想红你就真能让我红起来似得。”

  辛辽辽是真的有些不耐烦了,不就是吃了他一份菜吗?犯得着这么没完没了的一直在她跟前叨叨!

  慕流夜的脸色沉了沉,欲擒故纵玩的再好也不过想要个‘擒’字,这妞明显是玩的有点过了!

  “机会我已经给了,抓不抓的住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慕流夜如是说道。

  辛辽辽顶着满脑袋的疑问:“什么机会?”

  慕流夜一怔,辛辽辽这个样子真的不像是装的!

  他试探的问了一句:“你不认识我?”

  “我该认识?”辛辽辽反问。

  慕流夜呕了一胸口的气,提醒道:“昨晚,Regal Club。”

  “哦……”辛辽辽恍然:“是你啊!昨天晚上我认错人了,真不好意!我以为你是那个投资人,你别告诉我你追到这儿来啊,那你神通也太大了。”

  慕流夜这次真的要被这个妞气的吐血了,他阴沉着脸,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是谁?”

  辛辽辽十分实诚的摇了摇头。

  “我姓慕,慕流夜!”慕流夜眸子微眯,看着辛辽辽。

  辛辽辽回道:“我叫辛辽辽。”

  慕流夜到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辛辽辽顶着这么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可为什么在这个看脸的娱乐圈依旧混在十八线以外了。

  “我问你话呢,你想不想红?”慕流夜看在辛辽辽这么迷糊,倒是又多了些兴致。

  辛辽辽又扒了两口饭,觉得今天中午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便将手里的盒饭放了下来,抬头说道:“我这样的,还能红?”

  连他不都说自己这个演员混的蛮惨!

  慕流夜笑:“那要看谁去捧了。”

  啧啧!

  辛辽辽眉眼舒展,难得的笑了一下,这一笑,妆容下的眉眼更挤了,说真的,这种效果并不算好看的。

  她十分认真的说道:“你想潜我?”

《美丽人生》未完待续

 引自公众号“樱桃阅读”点击下方⤵原文链接,可阅读更多哦~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教育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